小新读书网

  • 名著笔记
  • 心得体会
  • 休闲阅读

一场清梦入骨寒全本小说_黎沫傅听漄免费阅读

作者:夜游魂浏览数:2020-07-18 10:07

阅读本书更多章节>>>>
小说叫做《一场清梦入骨寒》,是春雷炮的小说,主角为黎沫傅听漄。本书精彩片段:“怎么……会是你……”幽暗的地牢,被锁链困住的女人,嗓音里满是难以置信。
 
“不是本王,你以为会是谁?”傅听漄双眸微眯。
 
黎沫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她黑白分明的双眸里满是希冀,“我爹爹……我爹爹呢?”
 
“死了,右相黎铭,通敌叛国,诛灭九族,死不足惜。
 
”傅听漄儒雅的面容带着黎沫从未见过的冷漠,“他们的尸骨被扔到了乱葬岗,现在估计被野狗啃食的差不多了。”
 
空气安静了一瞬,黎沫眼中的光阵阵碎裂,她不断摇头,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下“不……不会的,爹爹他没有死,他是被人构陷的!听漄,你知道的,我爹爹一心为了大祈,绝不可能通敌卖国!”
 
“那又如何。”
 
黎沫倏地顿住,她哑了喉,怔怔地望着前方的男人。
 
眼前的男人一身玄衣,却不再是她熟悉的温润模样。
 
良久,她低低的复述,“那又如何?”
 
爹爹说过的话在一瞬间涌入脑中,他说:沫儿,能不惊动任何人,且有动机陷害黎家的,只有九王爷,他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骗取你的信任。
 
“那天是我生辰,我只请了你来家中,你才刚走,林丞相就带着禁军从黎府中搜出了爹爹通敌叛国的书信。
 
”黎沫面上的泪流的更凶了,可她不吵不闹,静静地凝着傅听漄,“九王爷,是你吗?”
 
他淡漠地看她,语气里不带一丝往日里的柔情,“是本王。”
 
黎沫眸底最后的一抹亮光就此熄灭,她黑白分明的瞳眸里,染上了灰暗。
 
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极低极低,“为什么?”
 
他居高临下地睨她,“把心脏换给雪儿,可以留你多活几日。”
 
“雪儿……林雪儿?”黎沫怔怔地望着他,眼中的灰暗又深了深。
 
他肯定的干脆利落,“是。”
 
“原来,从前的温情都是你骗我的,都是为了她。
 
”黎沫低语,她眼中有泪,面上却突然染了笑,“真没想到,身份尊贵的九王爷,竟然屈尊降贵,亲自接近我,陷害我黎家……这真是为了我这小小的一颗心?”
 
黎沫扯了扯粗重的铁链,低头看了看自己被锁住的手腕和脚腕,唇角扯出自嘲的笑。
 
她这么能蠢到以为,天家的人会有心?
 
哗啦作响声里,傅听漄玄色长袍下的手渐渐收紧,面上却更冷了几分,“她需要你自愿献上心脏。”
 
“她需要?”黎沫微张着唇,双眸里满是讥讽,“若单单只是她需要,九王爷又何必灭我全族。”
 
傅听漄倏地凝眸,“黎沫,本王对你足够仁慈。”
 
闻言,黎沫低低的笑了,笑容里沾满了泪。
 
她定眼望着牢房口的俊美男人,猛然从地上坐起,扑向他。
 
哗啦作响,锁链束缚着她。
 
男人的近在咫尺,可她却寸步难行。
 
“傅听漄,九王爷,如果这是你的仁慈,我黎沫还真是受宠若惊。
 
”她大笑着,眼中的爱意尽数被埋葬,双眸中的仇恨触目惊心。
 
傅听漄避开了她的眼,目光落在她细嫩的手腕上。
 
她自小娇生惯养,往日里,一点点小伤都会痛得不行,可现在,她白嫩的细腕磨破了皮,有鲜红的血液不断冒出,她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一般。
 
傅听漄瞳眸紧缩,猛地掐住了她的下巴,把她逼退,直抵着墙面。
 
“安分一点,不要考验本王的耐心。”
 
黎沫不断踉跄,直到撞上冰冷且坚硬的墙面,她才闷哼一声。
 
铁链垂下,磨骨的钝痛减轻了少许。
 
黎沫狠狠捏拳,越痛她越清醒。
 
她凝着傅听漄,浅笑道:“这么想要我的心吗?”
 
“黎沫,我说过,乖乖换心,你还能有几日好活,不然……”傅听漄捏紧了她的脸,不带一丝情绪地说:“本王有的是办法让你松口。”
 
黎沫眸底压着痛意,扯唇道:“是啊,九王爷足智多谋,不折手段,连对我虚与委蛇,假意深情这样的事都能做,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?”
 
“可你始终算错了,没了爹娘,现在我连你也不要了。
 
”黎沫仰面直视他,一字一句,说的极深极低,“这世上还是什么是我害怕的?”
 
连他她也不要了……
 
傅听漄一怔,他摩挲着她脸颊的手倏地收紧。
 
他满面阴霾,含着戾气说:“黎沫,你注定是会被舍弃的棋子,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若自愿,本王可以留你最后的体面。”
 
黎沫仰面把眸中的泪逼了回去,大笑着,“……不。”
 
“看来是本王对你太好了。
 
”傅听漄双眸一冷,一把抬起她的下颔,凝着她的双目,重重吻上了她的唇。
 
黎沫倏然睁大了眼,她想要挣扎,却只换来铁链更加刺耳的巨响。
 
……
 
良久,黎沫双目空洞地望着牢房上方,连挣扎的力气都不剩。
 
傅听漄理了理不算凌乱的下摆,随手捡起一件长衫盖住她,冰冷无情地说:“好好想清楚,本王再来的时候,希望听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。”
 
他说完,抬步离开。
 
黎沫像块破布,躺在冰冷的地面上。
 
脚步声渐渐远去,她嘶哑的声音,在幽暗的地牢,阴冷的响起。
 
“傅听漄,你可要好好活着。
 
 
第2章用刑
牢房门外,正在吩咐守卫的男人神情一滞,继而不带一直停留的离开,“把人看好了,在雪儿换心之前,不要让她死了。”
 
“遵命。
 
”守卫恭敬地目送傅听漄离开。
 
……
 
翌日,天气明朗,可地牢始终幽暗,没有白昼与黑夜之分。
 
黎沫勉强抱着腿,蜷缩在阴冷的地面上。
 
突然,地牢的大门被打开,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,黎沫纤长的眼睫微动,却始终半睁着眼,木然的没有反应。
 
林雪儿才命人打开牢房门,方一踏入,素手扭了扭鼻翼,退出牢房,皱眉吩咐,“抓过来,这牢房一股怪味,也只有黎大小姐住的舒服。”
 
黎沫还没反应过来,整个人就被抓了起来。
 
她抬眸,林雪儿正对她笑的张扬。
 
“啧,瞧瞧,曾经名动邺城的第一美人,现在这是怎么了?看看这小脸脏的,小翠,去给她拍拍灰。”
 
“是,小姐。”
 
小翠踏进牢房,冷笑着,一把拽起黎沫的头发,重重扇了两巴掌。
 
黎沫被打的脸颊红肿,嘴角流出了丝丝血痕。
 
有丫鬟搬来了一把椅子,林雪儿坐在椅子上,看着黎沫的狼狈样,她脸上的笑愈发得意。
 
“这样看着就好多了,又匀称,又红润的。
 
”林雪儿面色微白,满是恶意的笑着,“黎沫,看我对你多好。”
 
“有本事,你杀了我。
 
”墨发凌乱,黎沫从披散的长发中抬起头颅,冷淡讥讽地开口。
 
林雪儿:“杀了你?这可不用我动手,听漄哥哥自然会为我动手。
 
对了,你恐怕还不知道吧,听漄哥哥从一开始接近你,就是想利用你,把你的心剜出来为我所用。”
 
闻言,黎沫漆黑地墨眸缩了缩,冷冷回道:“我很好奇,自古以来只要是心疾就没有治愈的可能,你们怎么都这么肯定,我的心能救你?”
 
“神医说可以,那自然就是可以。
 
”林雪儿娇娇的笑了,很快,她又沉了脸,“虽然都是为了我,可你霸占了听漄哥哥那么久,我也是很生气的。”
 
神医?
 
黎沫眸底划过暗光。
 
她的面颊红肿,却缓缓笑了,“这就生气了,那你知道,我们无数次花前月下……你的心脏受得了吗?”
 
“贱人!”林雪儿阴沉着脸,霍然站起,随意扫过死牢,拿起摆着的鞭子便直直朝黎沫抽去。
 
漆黑的鞭子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血污,此时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气袭来,黎沫被抓着,躲不开,只能测过脸。
 
鞭子落在胸前,一瞬间便抽开了她凌乱的衣服。
 
鲜红的鞭痕烙印在雪白的肌肤上,和……交相呼应。
 
凌虐的美感。
 
看到黎沫脖子上的印记,林雪儿的目光却猛然顿住,她死死捏紧了黑鞭,剧烈喘息着。
 
“小姐,小姐,您没事吧,消消气,奴婢替您教训这个贱人。
 
”小翠和几名丫鬟一时间紧张的给林雪儿顺气,喂药。
 
挨了一鞭,黎沫咬紧了呀,却一声不吭,见林雪儿的模样,她面上笑意更深。
 
被利用的,又何止她一个?
 
林雪儿平息了一会儿后,几步踏进牢房,一把扯下了黎沫的衣襟。
一场清梦入骨寒全本小说_黎沫傅听漄免费阅读
还未消除的印记清晰落在眼中,林雪儿气疯了,愤然抽了黎沫几鞭子,每一鞭都用尽了全力,又快又狠。
 
黎沫看着她,始终咬着唇,不让自己吭声。
 
几鞭下来,林雪儿已经气喘吁吁,她盯着黎沫苍白的脸,愤然道:“来人,给我打,狠狠的打!我要她没一块好肉!贱人,娼妇!竟敢勾引听漄哥哥,我今天就把你的资本统统毁掉。”
 
看守的士兵有些为难,小翠见状,直接撞开他们,拿了另一根带着倒刺的黑鞭,谄媚道:“小姐,您去坐好,这种小事交给奴婢就好。”
 
林雪儿也觉得累,捂着心口,坐了回去。
 
……
 
九王爷府,书房。
 
傅听漄正在部署接下来的行动,门外突然传来侍卫的通报声。
 
“王爷。”
 
傅听漄头也没抬,淡淡道:“说。”
 
“林小姐去了地牢。”
 
闻言,傅听漄倏的掀眸。
 
……
 
地牢,林雪儿看着黎沫血肉模糊的样子,脸上又染了笑。
 
一鞭鞭抽下,鞭子上的倒刺扎进皮肉,勾起丝丝血肉。
 
黎沫趴在地上,唇瓣被咬出殷红的血珠,冷汗大颗大颗的坠落,
 
痛到麻木,她连死死攥紧的手都无力的松开。
 
她整个背、臀、腿都皮开肉绽,不断朝外冒着血气。
 
在充斥鼻翼的血腥味里,林雪儿还不觉得痛快,目光环视她一周,停留在她纤长却沾满血迹的素手上。
 
林雪儿微微勾唇,笑的肆意又满是恶劣。
 
她对身边伺候的丫鬟耳语几句,丫鬟浑身一颤,连忙点头。
 
不一会儿,丫鬟颐指气使的指挥着士兵,找来长短粗细不一的一排排钢针。
 
黎沫眼前已经有些模糊,突然,她被铁链铐住的手,被粗鲁的拽起。
 
背上的鞭打还在继续,她无力的侧眸一看,登时,她瞳孔一缩,一阵刺骨的疼痛如狂风暴雨,一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。
 
“啊……”
 
不粗不细的钢针插进指尖,这次黎沫没忍住发出了凄厉的惨叫。
 
折磨了这么久,终于听到了黎沫的惨叫声,林雪儿心里一阵快意,大笑着说:“继续,把她十根手指都给我戳烂,一片指甲都不留!”
 
“是,小姐。
 
”丫鬟毫不留情,把钢针推到了指甲根部,用力一挑,黎沫的整个指甲连着皮肉一同剥落,就着丝丝细筋,半掉不掉的挂在手指上。
 
一瞬间,这牢房里的血腥味又加重了几分。
 
黎沫的面色苍白如纸,浑身一个痉挛,麻木的头脑被剧痛占领。
 
丫鬟还在动作,又换了一根手指。
 
黎沫突然剧烈挣扎着想收回手,可铁链禁锢着她,丫鬟死死抓着她,她被动的,不能移动分毫。
 
看黎沫像条狗一样扒在地上挣扎,林雪儿眼中的笑越来越深。
 
疼痛也许会迟到,但它还是会来。
 
再次被挑去指甲,黎沫突然抬头,死死盯着林雪儿,硬是咬着牙,不再出声。
 
黎沫苍白却难言清丽的脸直接对上林雪儿,林雪儿脸上的笑霎时间转变为愤怒。
 
她霍然起身,怒火中烧,“没用的废物,快点!把她的指甲全都拔了!拔了!”
 
丫鬟大气也不敢出,加快了手上的动作,就连还在鞭打黎沫的小翠也把鞭子丢开,拿起一根针,抓着黎沫的另一只手,狠狠刺去。
 
林雪儿也没闲着,四下扫视一周,在旺盛的火盆里看到了烧红的烙铁。
 
回头看了一眼黎沫清丽的脸,林雪儿笑的诡异阴冷。
 
她上前,一把抄起一个烙铁,冷笑着朝黎沫靠近。
 
 
 
第3章阻拦
她上前,一把抄起一个烙铁,冷笑着朝黎沫靠近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黎沫的十片指甲都被挑开,两名丫鬟还很恶劣的用针往鲜肉上扎。
 
她疼的痉挛不止,眼前一度昏花。
 
“滚开!”林雪儿拿着通红的烙铁,屏退两名丫鬟,踱步到黎沫跟前。
 
隔着一段距离,烙铁上炙热的温度已经令两名丫鬟咽了咽唾沫,她们对视一眼,忙不迭地走开。
 
林雪儿缓缓蹲在黎沫面前,青葱般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,慢悠悠地说:“你就是用这张脸勾引听漄哥哥的吧,现在,我看你还怎么勾引他!”
 
林雪儿说着,已经一把扯起她的头发,举起烙铁。
 
“你知道,当初你欺负我的时候,他是怎么说的吗?”头皮钝痛,黎沫无力的仰着头,余光望着近在眼前的烙铁,她却扯着嘴角,笑的张扬,“他说,他不喜欢太过嚣张跋扈的女人,就算你把我的脸毁了,那又如何?你这样的人,他根本不会喜欢。”
 
他根本……不会喜欢任何人,他爱的始终只有那个最高位。
 
是她愚不可及,最后害死了最疼爱她的爹爹。
 
林雪儿和她,又有什么区别。
 
“你闭嘴,他是我的,他最爱的女人也是我!”林雪儿狠狠瞪着她,“他为我做了那么多,连你都是他为我准备的,你休想挑拨我和听漄哥哥的关系!”
 
林雪儿说完,狞笑着,不再犹豫,烙铁直往她脸上怼。
 
炙热的温度已经开始灼烧肌肤,眼看烙铁就要落到脸上。
 
黎沫咬紧了牙,下意识闭上眼睛。
 
“住手!”
 
突然,牢房外有人厉声大喝,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近了。
 
听出这是谁的声音,黎沫纤长的睫羽颤了颤,可灼热的温度还在眼前,她不敢睁眼,也……不愿睁眼。
 
林雪儿只停顿了一瞬,她面色一狠,就要用力按下烙铁。
 
“啊!”
 
她还没把烙铁按在黎沫脸上,一个巨力已经把她带的倒向一旁。
 
“哐当……”
 
烙铁砸在坚硬的墙面上,再掉落在地,滋滋作响。
 
林雪儿看了看已经弯了一个角的烙铁,不甘心的刮了黎沫一眼,才满脸委屈地看向正阔步踏入牢房的高大男人。
 
林雪儿泫然欲泣的仰面看他,朝他伸出手,明显要他抱她起来,“听漄哥哥,你弄疼我了。”
 
傅听漄的脸色很不好,周身的气息极冷,极沉。
 
他没理会林雪儿,目光扫过黎沫血肉横飞的脊背和糜烂的手指。
 
男人漆黑的双眸霎时间赤红一片,他猛然攥紧了拳,额角青筋暴起,却狠狠闭了闭眼,再次睁眼,他已经掩去了眸中所有的情绪。
 
黎沫睁开眼时,对上的就是他冰冷无情的视线。
 
她望着他,突然便吃吃地笑了。
 
她到底在期待什么?可笑,可笑!
 
林雪儿见傅听漄没理会她,本来脸色便及其阴沉,倏然听到黎沫的笑声,她还以为黎沫是在嘲笑她。
 
她凝眸就是一声怒吼,“贱人,闭嘴!”
 
她说着,迅速起身,抓着黎沫的头发,就要扇她几巴掌。
 
扬起的手被人拽住,林雪儿回头。
 
傅听漄皱着眉,厉声道:“闹够了没有?”
 
“我闹?”林雪儿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,“她惹我生气,我教训她怎么了?反正也是因为要给我换心,她才能苟活几日,给我出气,还委屈她了?”
 
“林雪儿。
 
”傅听漄沉了脸,“你再闹,人死了,你就要和她陪葬。”
 
“哼。
 
”林雪儿骄傲的仰面,“我就知道听漄哥哥是心疼我,才不会被这个女人勾引。”
 
“知道她对你的重要性,你还要任性?”傅听漄松开她的手,别开眼,微不可擦的擦了擦手。
 
“那我不开心嘛,她太讨厌了。
 
”林雪儿却没放过他,搂着他的手,蹭着他撒娇。
 
傅听漄睇了她一眼,眸色晦暗,他看向黎沫,沉冷地说:“她的心都是你的,你还有什么不满。”
 
“她的心本该是我的。
 
”林雪儿依旧不依不饶。
 
傅听漄无视了她,招来侍卫,吩咐道:“去找神医。”
 
“哼。
 
”林雪儿又冷哼了一声,抱紧了傅听漄的手臂,恨恨瞪了黎沫一眼。
 
黎沫望着眼前的一对壁人,本该痛到麻木的心,又开始不受控制的阵阵钝痛。
 
好在,身体上的痛分散了心脏的痛,她还能淡漠的看着她们,把仇人的面孔牢牢记在心里。
 
“九王爷和林小姐还真是般配。
 
”她几乎是半睁着眼,无力嗤笑:“一样的心狠手辣。”
 
“你……”林雪儿怒然开口。
 
傅听漄淡淡地开腔,“雪儿才对你用了一部分刑法,后面的刑法只多不少,换心,你可以有个好死。”
 
闻言,林雪儿仰着脸,几乎是用鼻孔看着黎沫。
 
黎沫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,她极为无力的扯着嘴角,扬眉笑道:“……不。”
 
她的脸色煞白,这一抹笑,诡异阴寒。
 
她话音刚落,神医已经来了。
 
神医一踏进牢房,看到黎沫依旧还在流血惨样,漆黑的瞳眸闪了闪。
 
“给她止血,别让人死了。
 
”傅听漄只是简单的交待了一句,双眸定定地望着黎沫,看不出情绪。
 
黎沫趴在地上,痛的动了动手指都是钻心的疼。
 
神医正要给她看看伤口,林雪儿却突然捂着心口,朝傅听漄倒去。
 
傅听漄下意识闪开,神医刚走到傅听漄身后,顺手接住了倒过来的林雪儿。
 
林雪儿见接住她的人是神医,脸都气绿了。
 
虽然神医也很年轻俊朗,可他怎么能和她的听漄哥哥相比。
 
神医挑眉,关切的问道:“可是心疾又犯了?”
 
闻言,林雪儿双眸一闪,递给神医一个眼神,捂着心口,说道:“对,神医,我的心口又难受了。”
 
神医扶着她坐下,侍女紧张的给她喂药,神医给她把脉过后,神色认真地说道:“林小姐今日过度劳累,现在最好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 
林雪儿看向傅听漄,虚弱道:“听漄哥哥,你可以陪我回去休息吗?”
 
“不必,你好好休息,本王还有事要忙。
 
”傅听漄脱开而出。
 
“可是……可是你都好久没陪我了,看不到你,我难受。
 
”林雪儿咬牙,一脸的委屈。
 
“九王爷不如就陪林小姐回去吧,林小姐的心疾近来发作的越来越频繁,还是要保持心情愉悦,否则对病情不利。
 
至于黎姑娘,草民必然不会让她有事。
 
”神医垂眸,眸色渐渐幽深。
阅读本书更多章节>>>>

相关文章